索恒-官方网站

电话预定 速录师 服务报价 服务合同 合作伙伴 媒体报道

文山会海赚大钱 — 2001年6月北京晚报


文山会海公司能帮忙 (2)索恒速录_副本.jpg


“发布会、座谈会、峰会、高级研讨会,如今这会议可真是名目繁多,甚至前一段时间还听说哪儿召开了首届全国乡长论坛……”提起“开会”,更多的人都会这般略带讽刺的开个玩笑。很少有人认真琢磨琢磨自己能从这“文山会海”中发现点儿什么商机。 


  刘永森就是这少数人之一 

  经常到北京各大饭店参加会议的人仔细回忆一下,没准儿都见过刘永森的员工——通常是一位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儿,抱着一个有三层键盘的“黑匣子”安安静静地坐在会场一侧,神情专注,随着与会者开始发言,女孩儿双手像弹钢琴一样敲得“黑匣子”噼啪作响,面前与“黑匣子”连接的电脑屏幕上很快一行行地出现了发言人刚刚说过的话。这就是最近两年在京城出现的一个非常抢手的职业——速记。抢手到什么程度?刘永森自己也不愿意说,但是,只要看到今年速记一天的报价已经比去年的1000元整整翻了一番涨到2000元,就什么都不用问了。刘永森的这家“文山会海”速记公司成立于1998年,但是刘永森的故事还得从8年前说起。 


  无心插柳柳成荫 

  1993年,东北小伙刘永森绝对想不到北京之行会给他的命运带来怎样的改变,更想不到几年以后,他会成为京城速记市场首屈一指的拓荒者。 

 在中关村,刘永森在一家研制销售速记机的电脑公司闷头干了三年,也郁闷了三年。 
     “也好,大家都说速记没用,我也不搞了。” 

 不想再干速记的刘永森一年间换了四家公司,“做过售后服务,当过副总经理,可就是觉得没意思。” 

 转机出现在1998年初,经速记圈内朋友推荐,住在中央党校附近的一位“老革命”找到刘永森,请他为自己要写一本书作素材速记。接连20天刘永森每天晚上到老先生家里根据老人口述速记两个小时,20天后素材全部整理完成,刘永森赚到当时对他至关重要的2000元钱。没想到,“老革命”的书出来后,更多“老革命”慕名寻来,能赚一份儿工多赚点钱,开始刘永森还挺高兴,可是活儿越来越多,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当年10月,刘永森狠狠心,辞职离开了公司,开始了白天、晚上给人做速记的经历。 


“文山会海”有三种含义 

 在京城漂了6年的刘永森开了一家速记公司 —— 文山会海公司。 

 “现在还经常有人跟我开玩笑说‘老刘,你也太过分了,骂着我们,还赚我们的钱’”。 

 刘永森显然很为自己的这个创意沾沾自喜“文山会海虽说是一个贬义词,但是拿来做公司的名字确有趣得很,当时我们一是想自己做公司了,怕活少,用山啊、海啊可以表达我们希望活多的愿望;二是这个词儿太好记了,对公司未来的业务竞争将是一个潜在的有利资源。三是我们想对客户说‘文山会海再多,我们也能用速记减轻你的劳动。’” 

 说实话,坐在面前这位穿着带皱的浅蓝色衬衫、背着一个黑色大书包的男人,看上去更像一个技术员。等到采访刘永森经理是在他亲自跟中央电视台的客户处理完业务上的事情后进行的。刘永森会亲自出马的另一件事是对方处于保密考虑,当要求现场手写速记时,这种特殊要求的报酬是:一天8小时一万元。“文山会海”的生意显然很兴隆,这从刘老板那欲说还休的言谈间又可以捕捉到:“你问我想干这行的多不多?一个行业有30%的利润就有人挤着进来,别说这个还远不止30%了。”

“我曾经专门去京城各大酒店调查过,现在北京平均每天至少要开100场会议,这还不算各个单位自己内部召开的各种工作会、研讨会等等。” 


 速记真是件苦差事 

 “现在最让我头疼睡不着觉的是:摊子越铺越大,找上门的业务越来越多,而我们的员工又有限,有点招架不住了。”刘永森告诉记者,“文山会海”一共有十几位员工,都是他亲自选拔并亲自训练辅导成长起来的。目前,这十几位员工几乎每人每天平均工作五六个小时,敲五六万字。 

 据刘永森介绍,虽然全国学过速记的人有成千上万,但是可以称得上通速记的却不超过百人。“至少是初中毕业,高中最好,学速记对文化水平的要求并不很高;对个人素质的要求也是非常朴素的几点:能吃苦、耐寂寞、身体好,手没有残疾。但是,100个人还是会有至少90人退缩下来。”刘永森说:“学速记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俗语的最好体现,因为对一般人来说,这实在是件特别苦的差事,要学通很难,即使你有计算机基础,也等于零,也得从头开始。” 

 那将是半年噩梦般的半军事化、封闭式训练:从第一天开始,每天7点起床,跟7点半的广播新闻开始速记,光敲完了还不行,要给刘永森检查,而且还要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如果谁漏掉的多达一句话,就将被淘汰到另一个训练级别,没人理你,你自己想办法训练,什么时候跟上来了,再回来。“除了吃饭、洗脸、刷牙、上厕所以外,一天差不多有十五六个小时都在练打,直练到手肿了,肩膀、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疼;练到形成条件反射,这边有人咳嗽一声,她脑袋里马上就反映出来怎么打‘咳嗽’这两个字。”那么,怎样算学通了呢?“言出字显,意到笔随。”刘永森说:“不仅一个字不落,而且正确率要在95%以上。对于速记人来说,是‘瞬间三句话循环’:手中敲着一句、脑袋里存着第二句,耳朵还要听着第三句。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吗?熟练的速记人员甚至还可以轻松的一边跟你点头微笑一边敲键盘。” 


 中国速记市场还处于暴涨期 

 让刘永森头疼还有一件事:听说速记市场有钱可赚,想来分杯羹的也越来越多,甚至有的把主意打在了“文山会海”的员工身上,闻风去会场堵她们并许以高薪。 

“其实,中国速记市场现在还处于暴涨期,白热化竞争阶段还没到来呢。”刘永森告诉记者自己心里其实很矛盾,一方面想凭借自己的经验培养更多速记人才,联合更多的业内同行把速记这块蛋糕做大,另一方面又特别担心什么人都进来,做滥了这个市场毁了速记。 
      谈到中国速记业未来的发展,刘永森估算至少需要上亿个相关人才,因为只要有文字处理的地方就需要速记。 




                        (原文载2001612日《北京晚报》,本站略有删节)